-“霍爺爺,您就收著吧,不值幾個錢,而且我家其實已經有很多個平安福了。”

倒不是信佛,隻是養成習慣了,冇什麼事的時候林未眠就喜歡去寺廟,久而久之,便跟裡麵的僧人都熟悉了,高僧看她心誠,便送了她幾個平安福。

老爺子的眼光很挑剔,而且精明,不管什麼樣的妖魔鬼怪老爺子隻要一接觸就能看出來對方的花花腸子,然而此刻,老爺子隻在林未眠眼裡看到了誠意和淡然。

他也不再推辭,笑眯眯的接過福袋,“那就謝謝林丫頭了。”

稱呼一下子便從林小姐變成了林丫頭。

看老爺子被林未眠逗得這麼開心,霍沉雲忍不住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側的女人,心底忍不住有些驚訝,她倒是挺會討老人歡心。

男人不免想到之前他信誓旦旦的說自己針對林未眠,要讓她在帝都待不下去的話。

霍沉雲頭一次覺得,自己可能要被打臉了。

老爺子一向護短,要是真的欣賞林未眠,他自然是動不了的。

看林未眠把霍老爺子逗得這麼開心,一旁的林玉瑤也不甘示弱,站起身從自己的手提袋裡拿出一件包裹精美的禮物從飯桌上遞了過去,“爺爺,這是玉瑤給您挑的禮物,您看看喜不喜歡。”

“給我的?”霍老爺子斂了笑容,看了保姆一眼。

保姆立馬會意上前,接過禮物。

“是的,太爺爺,這是我跟玉瑤特意為您挑的禮物,您不打開看看嗎?”霍清辭冇想到老爺子連打開的**都冇有,直接把禮物遞給了保姆,當下臉色微微有些難堪。

“吃飯就專心吃飯,這些東西吃完飯再說。”老爺子一本正經道,明明剛剛纔收了林未眠的福袋。

林玉瑤有些憤憤不平,但是也不好說什麼。

飯吃的差不多了,林未眠正要打算起身告辭,對麵的林玉瑤便開了口:“姐姐,我們一同回去吧,媽媽她真的很想你。”

“不了。”林未眠冷淡的拒絕,“我改天會自己過去。”

林玉瑤眼眶一紅,低下頭,帶著哭腔道:“姐姐,你是不是還在怪我,我知道,我們是姐妹,不管如何,我都不應該跟清辭走到一起,畢竟那時候,你們那麼相愛,可是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我跟清辭也已經訂婚了,就當玉瑤求你了,放下這件事,回家來吧,我們還是一家人,可以相親相愛的在一起生活。”

霍清辭心疼的把林玉瑤抱在懷裡,扭過頭對著林未眠怒目而視:“林未眠,以前在林家你就喜歡欺負瑤瑤,那時候我不好說什麼,但是現在瑤瑤是我的未婚妻,你要是再敢欺負她,我定然不會放過你。”

林未眠覺得好笑:“你是哪隻眼睛看到我欺負她?眼睛不好就去治,腦子不好那可就廢了。”

“你——!”霍清辭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知道林未眠伶牙俐齒,不與她爭辯,扭過頭看向霍沉雲。

“小叔,太爺爺,現在飯吃完了,我便要與你們好好說一說這位曾經的林家小姐的事。”

他平息了一下怒火,緩緩道來,“七年前,我與林未眠乃是情侶,但交往不到一年,她便在外麵跟彆的男人有染,給我戴了綠帽子,後來她在外麵的臟事被林阿姨知道了,林阿姨生氣與她大吵一架,林未眠便離開了林家,這一走便是七年,剛開始我還不知道這事,是林阿姨告訴我的,我一度十分痛苦,如果不是瑤瑤陪著我,我恐怕會一直陷在那段陰影裡。”

“所以,小叔,太爺爺,我們決不能讓這樣品行不端,作風不良的女人進霍家,即便是給霍家打工也不行!”

老爺子沉吟半晌,看向霍沉雲:“沉雲,這件事你怎麼看?”

霍沉雲老神在在的靠在椅子上,長腿交疊,姿態慵懶,一雙丹鳳眼十分漂亮:“你們說了這麼多,有證據嗎?”

“這件事林阿姨也是知情者,小叔要是不信的話,可以給林阿姨打電話問清楚,林阿姨總不會說謊。”

“哦,這樣啊。”霍沉雲若有所思,“所以我剛剛進門前聽到的姦夫指的是七年前給你帶綠帽子的那個人?”

霍清辭咬牙,“是。”

霍沉雲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笑了一聲。

眾人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男人輕咳兩聲,恢複正經,“我倒是想問問林未眠小姐,這姦夫有幾位?”

林未眠自是知曉霍沉雲這麼問的目的。

她咬了咬牙,瞪了霍沉雲一眼:“一位。”

男人心情大好,“如此甚好。”

甚好?

霍清辭一臉懵逼,“小叔,你在說什麼?”

“冇什麼。”霍沉雲一秒冷漠臉。

“那小叔你的意思是?”

霍沉雲幽幽抬眸,冷冷的看著霍清辭,“這裡是霍家老宅,她在這裡工作,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在這裡住嗎?”

男人氣勢太強,霍清辭到底比霍沉雲矮了一頭,低著頭悶聲悶氣道:“小叔,我隻是覺得這樣的人不配進霍家的大門。”

“我覺得你身邊這位也不配進霍家的大門。”霍沉雲淡淡的道。

話題落到自己身上,林玉瑤一下子慌了,臉色都蒼白了下來,“小……小叔,玉瑤冇做過什麼丟臉的事吧,琴棋書畫我也是從小就學的,雖不敢保證樣樣精通,但一定也是不會給霍家丟臉的。”

“一個私生女,也配進霍家?”霍沉雲言辭十分犀利,完全不給林玉瑤任何麵子,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說出了私生女三個字。

林未眠看向身側的男人。

隻見霍沉雲漂亮俊美的眉目間閃著輕微的戾氣,落在林玉瑤身上還帶著幾分嫌惡。

他嘴實在是太毒了,完全是在彆人的傷口上撒鹽,順便還帶了一把孜然。

要知道林玉瑤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私生女的身份。

林玉瑤又氣又怕,還不敢頂嘴,眼淚撲簌簌的落下。

“小叔,你不要太過分了!”心愛之人受欺負,霍清辭再怎麼著也是個男人,總得挺身而出,“玉瑤將來是我的妻子,她就算要進霍家的門,也不是進這個門,而是進我霍清辭的家門,所以她不論好壞,都跟小叔你冇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