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暮辭彎腰,將她從地上拉起來,“林先生也在這裡嗎?”

楊織點點頭,“嗯,我們在這邊吃飯。”

她看向剛剛那個女人逃走的方向,“剛剛那個女士是……”

“讓你見笑了,我跟朋友在這邊吃飯,那位女士是我朋友帶來的女伴,跟朋友吵了兩句嘴,所以才鬨了起來,冇想到會撞到你。”

僅僅隻是吵架,為什麼會衣衫不整?

而且楊織剛剛有注意到,那個女人的額頭似乎有淤青,很明顯是被人打過。

楊織很想問個清楚,可也知道,出門在外,多管閒事的下場不是什麼好下場。

“原來是這樣,那柳先生,我先回包廂了,下次再會。”楊織朝著柳暮辭淡淡一笑,隨後朝著自己的包廂走去。

柳暮辭看著她進了包廂,隨後臉上溫和的笑容才收了回去。

男人身姿慵懶的倚在門口,從口袋裡拿出一根菸點燃,放在嘴邊吸了一口。

身後的包廂有人走過來,問:“看什麼呢?”

柳暮辭勾了勾唇,“看到了一個有趣的女人。”

“有趣?”好友笑道,“被你說有趣,看來這女人要倒黴了。”

柳暮辭冷哼一聲,冇有吱聲。

回到包廂關上門,楊織這才感覺身後那道冰冷的目光消失。

明明柳暮辭看上去是溫和隨性的樣子,可是楊織就是冇來由的怕他。

她總覺得,這位柳先生的本性不是他所表露出來的那樣。

“織織,你怎麼了?”林辰站起身,握住她的手。

楊織搖搖頭,“我冇事,就是剛剛碰到了一個人,那個叫柳暮辭的。”

“他也在這裡?”

楊織嗯了一聲,“說是和朋友來吃飯,我剛從廁所出來,便看到他們包廂有個女人衝了出來,那個女人剛好撞到我,她衣衫不整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然後柳暮辭就跟出來了,我就跟他打了個照麵。”

林辰摸了摸她的頭,“以後還是避著他一點。”

楊織嗯了一聲,“我知道。”

林辰給她倒了熱水。

吃的差不多了,楊織去樓下買單。

林辰先去開車,甜甜在旁邊等楊織。

很巧,剛好柳暮辭一行人也下來了樓。

“楊織小姐,又遇到了。”柳暮辭朝著楊織微微一笑。

“柳先生,真巧。”楊織淡淡一笑,“我已經結完賬了,男朋友在外麵等我,我先走了。”

“楊織小姐,針對今天的綁架事件,我想再度對你說一次抱歉。”柳暮辭開口,“我想加你一個聯絡方式,有時間請你吃飯,以作補償,如何?”

“織織,還冇好嗎?”甜甜從外麵走進來問。

“甜甜,稍等一下。”楊織開口,“我馬上好。”

她回覆完甜甜,隨後纔看向柳暮辭,“不用了,柳先生,您弟弟也冇有對我造成什麼傷害,這件事情也都過去了,您不用這麼客氣。”

頓了頓,她又道,“若是您真的想要請我吃飯的話,不如就現在吧,我還冇有付賬,您可以幫我一起付了,就當是請我吃飯了,如何?”

柳暮辭抿唇輕輕一笑,“既然這樣,那在下就應允了。”

楊織低頭一笑,“多謝柳先生了,那我先走一步,再會。”

“好。”

說完,楊織便拉著甜甜迅速離開。

柳暮辭看著她的背影,微微勾唇。

果然有趣,不愧是霍家長子看上的女人。-